北京pk拾开奖直播室
服务热线:400-123-4567

印尼骚乱廿年:华人地位提升 种族标签依旧

来源:未知日期:2019-04-15 12:32 浏览:
多个星期的示威后,印尼总统苏哈托辞去职务,结束30多年的统治。图片版权AFP
Image caption1998年5月21日,经过多个星期的示威后,印尼总统苏哈托辞去职务,结束30多年的统治。

20年前的5月21日,印尼总统苏哈托宣布辞职,结束30多年的独裁统治。在这之前,示威者在首都雅加达举行连续多星期的示威,更一度演变成骚乱,多家印尼华人的商店被抢掠,据报造成1000多人死亡,近百名妇女被强暴。

印尼政府在过去20年撤消了许多苏哈托时代针对华人的禁令。他们再次可以公开庆祝农历新年、也可以使用中文名字和参政。

虽然如此,多数印尼人与华人在种族问题上的争议从未消失。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ISEAS-Yusof Ishak Institute)去年的全国调查发现,大部份受访的印尼人仍然认为华人掌握着当地经济,接近一半受访者说他们“无法与印尼华人交朋友”。专家指出,种族问题在政治上仍然是印尼社会上一大分歧。

 
印尼騷亂廿年:受害者仍在等待正义的到来

但也有印尼华人说,在他们眼中,“印尼人”和“华人”两个名称,其实可以共存,没有冲突。

20年前的回忆

1998年5月12日,约6000名学生和教职员在印尼首都雅加达的特里萨克蒂大学(Trisakti University)静坐,要求总统苏哈托下台。在场的军人和警察突然向在场的人开火,造成四名学生死亡。

印尼彼时受亚洲金融危机影响,经济增长放缓,货币大幅贬值,令物价飞涨。枪击事件发生前,示威者已经多星期在街上游行,要求政府改善经济。这些游行慢慢演变成反政府示威,再变成骚乱,目标是被视为掌控印尼经济的华人社区。

印尼华人陈姝伶(Christine Susanna Tjhin)当时二十多岁,是塔鲁玛迦大学(Tarumanagara University)的本科生 ,上学的地方毗邻特里萨克蒂大学。因为骚乱,她已经多天没去学校,待在家里。

陈姝伶说枪击傍晚,有一群示威者聚集在她家门外尝试强行打开闸门。陈姝伶和当地许多华人一样,安装了四至五米高的坚固闸门,示威者进不去她的家。陈姝伶记得示威者扰攘了数小时,直至太阳下山。“有人开始向我们家投掷石块,我爸爸跑进我的房间,跟我说:我们要走了。”

离开了家,才是麻烦的开始。陈姝伶当时所在社区主要的居民都是土生印尼人,她们家是区里少数的华人。“到了街上,我记得有一群年青男子向我们投掷杂物,也推撞我们。“幸好过了不久,有一些当地印尼居民帮助他们驱散袭击者,又为他们召来社区领袖和伊斯兰地区教长,护送他们回家。

另一位印尼华人优素福(Dinny Jusuf)当时是社区组织“母亲之声”(Voice of Concerned Mothers)的成员。特里萨克蒂大学的枪击事件后第二天,她与“母亲之声”的另一位成员到学校察看,发现到处都是打破的玻璃窗和血。“我们当时仍然未完全掌握发生了甚么事,我们感到十分困惑,同时十分愤怒。”

1998年雅加达暴动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1998年雅加达骚乱期间,多家华人开设的商店被抢掠。

优素福之后出席了四名被杀学生的丧礼。当时局势仍然十分紧张,她说当时还有传言指印尼政府部署了狙击手,会向出席丧礼的人开枪,但优素福坚持出席。“我们当时不知道我们是否安全,我们也完全没有安全感。”

骚乱在同一天晚上最严重的时候,优素福在雅加达的住所。她记得,那晚从家里的窗往外看,见到有人在距离住所不远的超级市场纵火,许多华裔邻居都十分害怕,都躲到优素福家里去,“街上完全没有警察、也没有军人。“过了数天,局势稍为缓和下来后,优素福才带同家人到峇里岛暂避。

解禁华人文化

印尼军队在骚乱后巡视雅加达街道图片版权AFP
Image caption骚乱结束 后,印尼街道满目疮痍。

苏哈托最终在多方压力下辞职,副总统哈比比宣誓就任总统。印尼政府、民间和联合国人权办事处分别都对骚乱展开调查,其中发现有最少85名妇女在骚乱期间被强暴。

澳大利亚乐卓博大学(La Trobe University)研究员维纳尼塔(Monika Winarnita)和墨尔本大学研究员塞蒂亚万(Ken Setiawan)的研究显示,印尼政府调查委员会认为军队和政府高层多名成员应对骚乱期间针对妇女的暴力行为负责。纳尼塔接受BBC中文采访时说,委员会建议印尼政府成立临时人权法庭处理这些指控,但至今当地法庭仍未展开聆讯。

另一方面,印尼政府也逐渐撤销苏哈托执政时针对华人文化的多条禁令,容许华人在公开场合说中文,也从2004年开始将农历新年列为印尼全国假期。哈比比在1998年9月签署法案,禁止政客在公开场合使用“pribumi”(印尼语,解作“土生印尼人”)。《雅加达环球报》专栏作家翁净胜接受BBC中文采访时解释,多数华人认为这个词语带有冒犯之意,因为苏哈托掌权时代经常用这个词语暗指华人是“新来的人”。

澳洲莫纳什大学(Monash University)印尼中心研究员珀迪(Jemma Purdey)认为,印尼华人的地位在1998年后已经得到很大提升,而且至今再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排华事件。她又说,近年在印尼发生袭击的起因主要都是宗教问题,如较早时在第二大城市泗水的连环炸弹袭击,针对的是非伊斯兰教徒,而不是华人。

泗水早前发生多宗袭击图片版权EPA
Image caption泗水早前发生多宗袭击,造成十多人死亡,目标包括当地的警察总部和数家教堂。

种族戒心依旧

但印尼人与当地华人至今还没有摆脱种族的标签,在印尼人和华人通婚的家庭中,种族歧视和彼此之间的隔阂阴影仍然笼罩。 优素福嫁给当地一名爪哇男子多年,但夫家亲戚因为种族关系,没有完全接受她。每次优素福回自己娘家的时候,母亲也会跟她说:"不要跟那些pribumi混在一起。"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去年进行全国调查,在印尼各地访问了1620名居民,发现接近一半的受访者认为印尼华人对当地经济有“过多的影响力”,更有超过一半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对当地华人政治领袖“感到不安”。

翁净胜指种族身份认同在印尼至今仍然是引人关注的议题,尤其在政治层面上,政客经常渲染种族差异。

雅加达第一位华人首长钟万学在2017年竞选连任,但被对手巴斯维丹(Anies Baswedan)击败。巴斯维丹发表就职演说时,用“pribumi”描述土生印尼人,说他们现在终于可以“当家作主”。《雅加达邮报》引述批评指,巴斯维丹违反哈比比在1998年签署禁止使用“pribumi”的命令。

翁净胜说,政客都知道印尼社会存在种族歧视,“他们随时都可以唤起这个议题”,为自己营造支持。

雅加达前首长钟万学图片版权REUTERS
Image caption雅加达前首长钟万学去年被前亵渎《可兰经》,被法庭裁定亵渎宗教罪名成立,判囚两年。

珀迪认为,印尼人对当地华人的负面印象大都是政客营造出来的。她举例说,1998年骚乱的前夕,印尼受通货膨涨影响,各类日常用品的价格暴涨。印尼政府当时就暗示,有人在囤积居奇,令当地人将物价上涨归咎于以售卖日常用品为主业的印尼华人商家。珀迪指出,受前总统苏哈托的政权影响,一般印尼人对当地华人的印象已经根深蒂固,改变这些刻板成见,是一项长时间的工作。

维纳尼塔指出,印尼华人都希望政府承认他们是当地众多少数民族之一。“但政府官员和官方话语都向华人转达着一个讯号:只有土生的印尼人才是真正的印尼人,不管华人有多少世代与印尼人通婚、不管华人有多融入印尼的文化,他们都不会是这个国家的一部份。”

华人成为中国和印尼的“桥梁”

优素福年轻的时候,差点要离开印尼这个她视为家的地方。

印尼共产党在1965年发动政变,最终失败,却让苏哈托夺得权力。他随即清算许多被视为支持印尼共产党的人,造成最少50万人死亡,华人也是目标之一。苦于眼前的迫害,优素福的母亲因受不了印尼政府对华人苛刻的对待,决意移民美国,也为优素福五名兄弟姐妹逐一申请美国居留权,移居当地,但优素福说,她决定留在印尼。

这个决定令母亲十分伤心,但优素福对印尼这个地方太有归属感,不想离开。“我有一个强烈的感觉:我属于印尼这个地方,我要留在这里。”

中国总理李克强与印尼总统佐科•威多多图片版权EPA
Image caption中国总理李克强5月访问印尼期间,与总统佐科•威多多(Joko Widodo)见面,声言要推动两国关系发展。

近年来,中国与印尼的关系日渐密切。中国在2015年中标为印尼建设首条高速铁路,该条铁路连接雅加达和西爪哇省城市万隆。中国总理李克强今年5月访问印尼期间,与总统佐科•威多多(Joko Widodo)见面,宣布要推动两国关系发展。

珀迪认为,印尼华人应主动参加社会事务,打破隔膜,而中印两国的关系发展,为当地华人参与公共事务带来契机。“在这方面来说,印尼华人协助印尼政府与中国打交道可扮演重要角色,尤其是两国间的经贸关系。”

印尼华人陈姝伶现在是当地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的中国研究员。她认为自己是比较“幸运”的一群,因为自己能接触有关中国与印尼的资料,协助两国改善关系。

陈姝伶认为自己既是华人,又是印尼人,两种身份没有冲突。“北京奥运在2008年开幕时,我身为华人有一种骄傲的感觉。但那会削弱我印尼人的身份吗?会影响我的爱国心吗?我认为是不会的。”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